主页 > A生活居 >被控不担心睡得很香甜‧黄文标上庭前梦见林吉祥 >

被控不担心睡得很香甜‧黄文标上庭前梦见林吉祥

2020-08-03

被控不担心睡得很香甜‧黄文标上庭前梦见林吉祥(霹雳‧怡保8日讯)行动党德宾丁宜州议员黄文标原是于週二被控以拥有未经电检局审查的“霹雳州国阵夺权”影音光碟罪行,黄文标表示,他不但未感到担忧,反而在上庭前一晚睡得非常香甜,还首次梦见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我梦见我和林吉祥在聊天,当时林吉祥还说,希望找一名对自己有信心的行动党领袖,他觉得我就是这种有信心的人;当我从梦中醒来时,梦境还历历在目。”黄文标却不清楚梦境传达的讯息。林冠英称控黄“荒谬”黄文标是接受《》访问时,剖白他的心情。他提到,当他即将被控上法庭的消息传开后,民联领袖、党员、朋友、支持者和党团人士马上通过手机拨电、传送简讯、面子书和网络新闻留言,写出他们的看法,并反映对他的支持,手机也因而没电。他说,槟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週二获知他被法庭暂缓提控后,第一时间在推特(Twitter)以英语写上“荒谬”的留言。“林吉祥则是週一在我接获必须出庭接受提控后的一小时,亲自拨电给我打气,声言会在精神上支持我。”黄文标透露,有些来自远方的行动党领袖有意拉大队前来怡保为他打气,也有党同志还表明在打算到法庭送花,可是他为免党同志浪费金钱和时间而拒绝了。家人表现出奇镇定“除了行动党领袖纷纷在行动、留言和精神上给予支持,我的妻子刘燕萍也在面子书留言,形容我接获出庭通知的是‘黑色週一’。”至于黄文标的家人,他们反而表现得出奇的镇定。他说,他也向家人讲解自己将被控告的因由,家人因而留意起电视新闻起来。“母亲只是在我出门赶往法庭前,吩咐我向天公上香,母亲还希望我获得多一点人的支持,不要让我在法庭孤军作战。”黄文标声言,他获知案件在最后一分钟奇蹟地被暂缓提控后,第一时间回到服务中心上网阅读有关自己的新闻,然后如常地进行选民服务工作。11月审讯恐碰上婚期党选黄文标出庭前, 最担心是来临的审讯日期碰上他于11月初的婚期和霹雳州行动党改选,他已经预先向代表律师报备,希望供证日期别撞在这两个大日子。目前霹雳州检察署突然暂缓提控,并準备把案件交给布城总检察署研究,黄文标终于鬆一口气,继续筹备他的婚礼和迎接党选的到来。黄文标于去年5月2 9日与拍拖两年的妻子刘燕萍在怡保注册结婚,并安排在今年11月13日设宴招待亲友。黄文标当初曾因霹雳州变天,一直忙于出席民联会议及集会,没有时间到婚姻注册局呈交表格, 被迫展延与妻子的注册日期,并获得妻子体谅。他说,他曾经向代表律师表达他的意愿,在案件开审后,最好不要碰上他宴客和党选的日期,因为他的婚礼订在1 1月1 3日,隔天就是霹雳州行动党改选。支持者取笑红了“你最近就红啰!”这句话是黄文标近日经常听到的话语。“很多党员和支持者以这句话取笑我,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我一旦被定罪,便可能失去州议员资格。”黄文标强调,他不觉得自己被提控就应该受到英雄式对待,也不希望自己藉着这个机会在政坛出风头。倪可敏愿垫1万保释金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倪可敏知晓黄文标正在筹备婚礼和新屋刚刚入伙,庞大的支出使他透不过气,因而主动向他伸出援手,万一他被提控需要保释,就会垫出1万保释金,让他非常感动。倪可敏也为黄文标安排代表律师,黄文标指出,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也答应担任他的代表律师。他说,他当初还一直担心可能需要花一笔钱保外,幸好得到倪可敏的拔刀相助,让他安心。“行动党领袖曾经考虑在我被控上法庭后,举办晚宴为我筹募律师费,目前他们则考虑为我举办讲座会,向民众说出我因为光碟事情被控上法庭的来龙去脉。”黄文标认为,这次控方突然逆转选择暂缓提控他,他觉得是奇蹟,他没有想过会出现这种局面。他相信,如果检察署再提控他,他就没有这样幸运了。新闻背景製霹变天光碟惹官司黄文标于去年3月29日晚上10点40分,在怡保中国精武体育会礼堂出席《霹雳州变天―还政予民录影全辑》推介礼结束后,被警方带返警察局问话,并充公光碟。他在警方录取口供后获得口头保,并在4月13日和28日回到警察局报到。这张数码光碟摘录了去年3月3日,即是国阵重新执政霹雳州后,由当时的民联议长西华古玛在民主之树下,召开霹雳州议会紧急会议的情况。黄文标花了3天时间製作这张光碟,片长1小时5分钟,包括民主之树纪念碑立碑的片段。这张光碟注明“非卖品”,凡是乐捐10令吉便获得一张。黄文标于本月6日下午接获怡保商业罪案调查组一名警长的通知,要求他于本月7日早上出庭面对提控,惟案情过后峰迴路转,霹雳州检察署突然暂缓对黄文标的提控,并将案件交给布城总检察署进行研究。 ‧2010.09.08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