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酷生活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2020-06-13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在台湾,支持婚姻平权、投入同志运动,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同志平权运动者祁家威,奋斗三十多年,才在去年 5 月 24 日取得大法官第 748 号释字:「民法违宪,同性可结婚」的结论。

还有更多的「祁家威们」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努力着,是什幺样的生命经历与契机,让这些同志运动者走上街头争取权益?面对反对的声音,他们曾遭遇哪些挫折,又是如何克服困难?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性别平等教育法》制定至今已超过十年,其中第 17 条明定,国中小学除应将性平教育融入课程外,每学期应实施性平教育相关课程或活动至少四小时。儘管如此,却仍有许多人对性平教育採保守态度。高雄市港和国小教师刘育豪去年在学校课堂中以「假阳具、保险套」进行性平教育,却被检举「公然猥亵」,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受访者:刘育豪,国小老师、长期投入同志人权的社运工作者  

芋传媒记者胡家铭採访整理

 

Q:谈谈您参与婚姻平权、认同多元性别价值的契机吧!

A:其实没什幺特别的欸,因为我觉得是重要的事情,所以就要做啊!

 

Q:这也是您当初走上街头投入同志运动的主要原因吗?

A:因为在学校教书,我认为「教育」是议题论述的其中一种方法,我的目的是要让没有受到教育,或是没有机会接触到同志、性平议题的人,能够认识这个区块,当时就想,走上街头会是一个重要途径。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Q:那幺,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或感动的人事物?

A:当然有。几年前伴侣盟在推三个草案,包括同性婚姻、伴侣制度和多元成家等。当时有人拿连署书给一个算是我前辈的老师,他当场没有拒绝,也没有签字,而是说要回去「了解一下」。后来在理解过后,他认为对方反对同婚的内容其实不太 OK,所以隔天就说没有要参与连署。

这件事让我印象蛮深刻的,因为很多人在碰到反对方用比较煽动、引发恐惧的说词,一时不知所措就很容易附和,可是这个老师很理性地自己查资料、做功课,最后选择了比较接近议题真相的那一方,让我感到很欣慰。

 

Q:台湾仍有一部分人不了解或反对同志婚姻,您是否曾遇到挫折?如果有,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A:我记得有一次在家庭服务中心针对这个议题演讲,可是我才一开头,台下就有一些志工马上当我面走掉,我可以感受到他散发出那种不同意、不开心的气息,其实当下有点挫折,虽然说我是讲师他是学员,但我觉得还是可以平等讨论。

网路上也常会有人头帐号来留言批评,一开始我都很认真地回应,后来发现会有其他网友在下面一来一往,就比较没有在管,但实际生活……嗯,是比较没有碰到无理谩骂或情绪性的攻击啦,可能是我脸长得比较兇吧!哈哈!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Q:「婚姻平权」、「多元性别」的议题,还是有很多人没有概念,按您的观察,会建议他们透过哪些管道来接触呢?

A:还是「教育」吧!为什幺呢?我举例来说好了,以政府整体的教育方针,如果对某个议题是认同的,政府就会实际去推,像环保教育;但目前看起来,好像性平跟同志教育,政府本身立场没有站得很稳,因此没有办法很完整地推动。

当然这个前提必须是从家庭教育开始,再到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去落实,由小至大,然后再由政府去串联其中的每一个环节,所以,坦白讲我觉得也不能全然怪罪一些人不懂,政府跟民间还是要一起努力,对这个议题才会有帮助。

 

Q:站在「教育工作者」的立场,聊聊目前学校所实施的性平教育,您有什幺样的看法?

A:嗯……我基本上是抱持负面态度啦,虽然説法律上现在有明文规定,但实际情况还是不理想。因为有些老师可能基于宗教,或是自己认定的价值观,种种因素都让性平教育无法全面扎根,也许只有少数几个老师会认真去做,但问题是,总不能老是期待那些少数的人吧!

像我们学校,因为有规定时数,所以大部分老师还是会上,但本质算是「消极处理」,有上到那个时数就好。除了时数,另一个重点是内容,这就要再检讨,只有少数老师会积极面对性平教育。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Q:年底的公投剩下一个多月,假设「婚平公投」和「性平教育公投」最后没有通过,您认为会对社会造成什幺样的影响或冲击?

A:没有通过的话,我以老师的身份来想,应该最实质的影响就是同志教育,因为性平教育中可能就不能讲同志的部分,但这就很矛盾啊,因为我们知道同志教育是本来就要做的,无论那个教育现场有没有同志的孩子。如此一来,不仅性平教育的内容会不完整,也连带会影响孩子的认知。

我从另一个层次来看,很可能会演化成类似「蓝绿对立」的二分状态,变成这次哪边不过,哪一方就再来一次,导致社会对话就卡死在那,这是比较情绪性的层面,蛮值得后续的思辨。

 

Q: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一方,您有什幺话想说呢?

A:我认为大家在任何议题上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支持也好、反对也罢,但要建立在稳固的论述基础上,要有道理、逻辑通,不能只是靠着移花接木、栽赃,去支撑自己所坚持的理由。

还有,最要紧的是,当你接收到新的讯息时要学会「查证」,现在很多错误讯息透过各种媒介四处散播,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养成查证能力,就会变成恶性循环,这样的议题沟通会无效,对社会也没有好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鼓励大家 11 月 24 日都要踊跃投票。

延伸阅读:

  •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